藤池爱甜菜

越努力,越感到距离。

[水宽/甜水]集齐三张红牌后带他回家

不好笑的沙雕文预警

在一场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可以获得比赛用球,然而输球的塞尔吉奥得到了什么?或许是两张红牌和甜菜的芳心,但这远远不够。

马德里的阳光普照万物,他们的故事生生不息。

上午十一点钟,内马尔与马塞洛已经视频聊天三十分钟,一心成为记者的帅气巴西人了解到,宿舍里拉莫斯正在上铺玩电脑,最新评选出的宿舍之花莫德里奇在另一张床的下铺盘着腿玩电脑,内马尔觉得很失败,因为他没有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不过下一秒他笑逐颜开。

“哈哈!他在因为全沙雕足球友谊赛输掉而悲伤!”面对视频另一端的内马尔,马塞洛笑得头发颤。

“我记得他是你们的队长呀?”内马尔自认为清楚队长袖标的意义,那是神圣不可侵犯,他提醒自己,他在作为全沙雕足球赛赛后采访的小记者做访谈,他要把这一切添油加醋的写进文案。

“哦天啊!是哪个帅哥的声音?马塞洛别看钙片了!!!”内马尔听到一声粗犷的吼声,他震惊了,并不是震惊于对方的奇葩舍友的美妙眼光——居然夸他是帅哥——仅凭声音判断长相和内涵。

马塞洛觉得自己快自闭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舍友过于沙雕而难过,但是他的头发都耷拉下来,活像一只垂耳兔。

他不该在舍友们都在的前提下跟老乡视频聊天的。

“所以……谁在讲话?拉莫斯吗?”内马尔得意于自己旁敲侧击的机智——不!划掉,他只是一个单纯的校园体育报实习记者。

“不,不是sese……此时此刻就算皮克出现在他铺着纯白队徽的床上他也不会吐出象牙的,因为……他……在看球赛。”

马塞洛红着脸抓抓头发,并不能由此判断他在憋笑还是害羞,自诩推理能力一流的内马尔点点头。

而电脑前帮舍友剪球赛中裁判cut的莫德里奇同学用他没有迷恋过霸道总裁来发誓自己不是有意撩汉的,他只是习惯性嘴欠,毕竟在宿舍长拉莫斯迷恋上那个金发裁判之前他一贯如此,而且大家都坦诚相待——如今,每天面对拉莫斯狂吐口水,仿佛是他和马塞洛掩饰自己的秘密过多了——可实际上他在队长夸赞自己的暗恋对象时根本没可能见缝插针般说话。

“抱歉,sergio把手纸用完了,我去帮他拿了一包。”过了好一会,视频里重新出现一个毛茸茸的头,马塞洛抱歉的对同乡露出猥琐的笑容——只是刚刚与拉莫斯相处时遗留下来的,千万别多想。

真诚的马塞洛全然不知内马尔同学的小本子上在演绎一场超级大戏,这似乎跟体育足球无关,那么我们就不再详细介绍那些出镜需要打码的关于“一万种x莫德里奇正确方式”的故事了。

“天啊……拉莫斯在做什么?”马儿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值得关注。

“流眼泪擦鼻血还有解决生理小问题~”莫德里奇出现在镜头中,冲着内马尔眨了眨眼睛。

马塞洛尴尬的看了看软软的舍友,他觉得这一切有点ooc,但是没关系,毕竟他们都是关心sese人生大事的人。

“哦天啊!马塞洛你怎么可以欺骗我呢?你刚刚明明说你们队长在看球赛!”内马尔尽全力压抑自己激动的要跳起来的心情——他还是个孩子,他不能随随便便轻易承受着一切,他还是个小记者,他有权利知道全部需要打码的真相。

然而真相只有一个,马塞洛极力的解释着,他发誓他是真的没骗人,否则他的队长就喜欢拿红牌,一拿红牌就激动兴奋,甚至每一场要拿三张才开心。

莫德里奇把他拍到一旁,大声指责马塞洛误导儿童,并且揭示了拉莫斯的卑鄙行径:喜欢上了一个外校的金发德国男人。平日里可爱的卢卡似乎因为开心特别激动,他着重强调了金发二字,并且狠狠地按压头发,这一行为令内马尔感到费解,因为他还没有涉及[水软]这个知识盲区。

而后,莫德里奇义正言辞的对内马尔说到:“像马同学这样误人子弟是不可取的,我们sese拿红牌并不是最终目的。”

“对的对的,”马塞洛挤进镜头,点头如捣蒜,“我们家塞尔吉奥沉迷甜菜已经很久了,要知道那个金发德国男孩只是外校来我们做比赛裁判的。”蓬蓬头一边耸肩一边摇头,给人一种跟无可奈何截然相反的喜感。

莫德里奇笑出了褶子,这一点看来他确实是为了拉莫斯而开心,如果不是他坚决的披露舍友的行为,内马尔会万分感动的。但是他现在同样感动,因为正式记者的挂牌在向他招手——貌似不能是体育周刊了,他要向校园娱乐日刊投稿。

“你完全不清楚,我们sese在领到第一张红牌的时候简直快乐的哭了出来,他甚至激动得向裁判索求一个亲亲!”莫德里奇睁大双眼,并且伸出食指,他是如此的义正言辞,以至于马塞洛都听得入迷了。

“然后呢?那时候发生了什么?”马塞洛凑近追问。

“那时候你们都是知道的,他对苏亚雷斯喊:‘来咬sese啊!’,苏亚雷斯礼貌且委婉的回绝了‘对不起,我不咬狗。’于是sese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即使作为队友我们都觉得习以为常甚至有点信以为真,但sese还是委屈的拉住了甜菜裁判的手……”

“啧,sese居然是个右。”马塞洛憋着笑晃了晃头,仿佛欣赏似的。

“你蠢啊?竟然才看出来!我早就知道了好嘛。”莫德里奇重新夺回全部的镜头占有权,“你们不许插话知道吗!”

两个巴西八卦爱好者狠狠地点点头。

“第二张红牌的来历就更玄幻了,因为他终场的时候拿着自己刚刚得到的红牌。”

莫德里奇夸张的吸了一口气,结果把自己呛到而奋力咳嗽起来。

“他把牌还给了甜菜裁判,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真的。”莫德里奇继续装腔作势。

马塞洛有点难过了,早知道他绝对不该在全沙雕友谊赛如此认真的,看看吧,自己错过了什么精彩好戏,否则现在拼命吊朋友胃口的就是自己了。

“好吧,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卢卡看了看屏幕另一面聚精会神的内马尔,又看了看圆眼溜溜转的舍友马塞洛。

“他在红牌上写了宾馆房号!”莫德里奇骄傲的宣布。

“于是他又得到了一张红牌。”内马尔天真无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而双手在桌子下面奋力涂抹,他要把稿子赶出来,他坚信自己必定是校园娱乐日刊的头条记者,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结尾。

马塞洛则大为震惊,他觉得一向执着的拉莫斯也ooc了,以他们彼此的了解,他笃定sese会直接在草坪上对甜菜裁判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并且把(应该是被)做进球网里,即使他忘记了宿舍长是个右的事实,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是真爱了!

三个人在心里疯狂大喊道。

默契啊!

感受到心灵碰撞的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感叹。

上铺的拉莫斯一脸场面外,他摘下耳机,抓了抓窝宿舍也不忘涂发胶的头。

门外响起一阵喧闹,他们——包括校园娱乐日刊新

晋主编内马尔,都准确无误的听到了声响。

“你之前是叫隔壁屋的凯洛尔练习守门去了吗?”马塞洛轻轻问道。

“没错,我叫他帮我们守着宿舍门来着……”莫德里奇屏住呼吸。

下一刻,屋内的阳光肆意倾泻,使得来人微微遮住眼,辅导员带一个男孩走了进来。

“这是你们的新舍友,托尼克罗斯,认识一下。”

塞尔吉奥其实什么也没听见,那一头金发带来了德国最灿烂的阳光,闪耀了他半侧脸庞,点燃了世界上最好的马德里,也许他们将永远属于马德里,与这万丈霞光。

又或许他回想起比赛结束后把红牌样式的明信片递给toni之后,对方羞涩的挠挠头,露出白白的兔牙,并且赠予他了一张真正的红牌。

——“集齐三张红牌再来了解我。”

——“第一张牌没有把你罚下呢,是我私定的规则,是怕你在替补席上让我分神而已。”

万分感谢,占tag致歉。

着重感谢丘同学对我的鼓励!(大声